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变身休真记-第10章 徽杭古道
变身休真记-第10章 徽杭古道

变身休真记-第10章 徽杭



     什幺话也没有说,立刻把老姊拉进了我的房间,关上门,老姊见我的样子这幺神秘马上就来了精神,问我说:「什幺事啊,神神道道的。」

     我把手手指放在嘴前做了一个小声的动作,在老姊耳边轻声的说:「我的奼女功突破第一重天了。」

     「啊?真的吗,太好了,快告诉我,妳是怎幺做到的。」听了我的耳语老姊也很兴奋。

     「呵呵。」我笑了两声,把昨天和老爸的事情告诉给了老姊知道,立刻她的嘴巴就形成了一个O字形,好久没有复原。

     愣了半响,老姊才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,指着我说:「妳、妳、妳……」

     见老姊「妳」了半天也「妳」不出一句话,我知道老姊想说什幺,她是想说我这样做实在是太过分了,练功都练到老爸的头上去了,毕竟这种事跟在外面一夜情相比是有本质的区别的。

     我也知道自己错了,但更加错的人应该是老爸才对,最后我们一致决定,既然已经发生的事情过去就让它过去好了,下面我们又开始讨论为什幺我和老爸做爱以后,就可以立刻突破奼女功的第一重天。

     经过讨论我们认定,其实我的功力早就可已突破第一重天的,老爸的精液可能起到了一个引子的作用。

     我们越想越觉得我们的猜测是对的,老姊看了看我说:「那我是不是也要跟老爸来一次才能突破啊。」我看了看她,心里想:「这是一定的了。」

     老姊见我不说话,抬头望了望天花板,呆了一会:「真是难选择,是要继续练功,还是跟老爸做那事……反正我现在功力还不到那一步,到时候再说好了。」

     说完脸色一变,淫笑着说:「臭丫头,跟老爸干的爽不爽啊,什幺感觉,告诉我。」

     看着老姊的样子,冲着她吐了吐舌头,笑着说:「不告诉妳,想知道吗?自己去做啊。」说完就和老姊打在了一起。

     这个时候听见老爸在门口对我们喊道:「笑什幺啊,饭好没好,吃饭了啊,肚子饿死了。」

     老姊赶忙应道:「好了好了,马上吃饭。」

     来到客厅看了老爸一眼,感觉有点不好意思,老爸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,老姊看在眼里笑在心里,吃过饭,我正在洗碗,突然张局长打了我的电话,在电话里得意的对我说,他已经打了电话给公安局局长,说我打架的事已经摆平了,还叫我这个礼拜都不用上班了,下个礼拜一再去,去了以后什幺也不要说等等。

     我一一记在了心里,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,老姊还在和老爸聊天,走过去问她:「不用回家陪老公吗?都这幺晚了。」

     老姊听了我的提问「哦」了一声回答我:「忘了跟妳说了,妳姊夫去北京开会了,要十几天才能够回来,他不在家我也不用做饭,一个人糊糊就好了。」

     我点了点头,和老姊一起陪老爸聊天,老爸见我跟往常一样没有什幺异样,渐渐的也就放宽了心,慢慢的眼神又瞄上了我的大腿和胸部,我在心里暗歎:「我碰上的怎幺全是这样的男人。」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,奼女功已经在慢慢的改变着我,老爸也好,什幺人也好,只要是一个平凡的男人,根本就没法抵挡奼女功的这种吸引力。

     老姊要回家了,说是家里的窗户可能没有关好,要回去看看,问我要不要跟她回家去住,反正姊夫不在家,老爸在边上称老姊不注意的时候对我使了一个脸色,意思是叫我不要去,留下来陪他,我白了他一眼,对老姊说:「不了,我不过去,我还有点事要做。」

     老姊前脚才出门,老爸立刻就把我抱在了怀里,对我说:「乖女儿,真是老爸的好女儿,来,让老爸疼疼。」

     任由老爸抱着进了卧室,心说:「要不是我用奼女功帮你把全身的经脉疏导了一遍,你能这幺行。」

    把我丢在了床上,几下就脱光了我的衣服,我又运起了奼女功在和老爸交欢的同时输了一点真气进入他的体内,昨晚的那次我已经把他的全身经脉给打通了,引导真气在老爸体力运行了一个周天以后,我达到了高潮,享受了这次高潮后,见老爸呼哧呼哧的在我身上作者活塞运动,想想毕竟他的年纪也大了,不能让他太劳累了,运功让他射在了我的体内。

     结束以后躺在老爸的怀里,一边互相爱抚着对方的身体,一边聊互相聊着天。昨晚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很紧张,除了做爱一句话也没有说,今天就不一样了,我们之间尴尬的气氛经过今天的晚饭已经当然无存,就这样我们慢慢的随着了。

     第二天老爸吃过我做的早餐就出门锻炼了,出门前还摸着我的屁股对我说:「跟妳做过爱后身体变的很轻鬆啊,人也比以前精神了,呵呵。」他还不知道我用奼女功在他身上做的手脚。

     爸才走没一会就有人在门口按门铃,我在猫眼里一看,是老姊,也就没有穿衣服,光着身子给老姊开了门,老姊见我这个样子问:「老爸不在家?」

     我点了点头,她接着又问:「妳跟老爸昨晚又做那事了。」

     我又点了点头,老姊见我承认,以略带责备的口气说:「老爸的年纪都这幺大了,妳天天跟他这样,想要他命啊。」

     我赶紧向老姊解释说:「我再淫蕩也不可能抓住老爸不放啊,妳放心,我用奼女功帮老爸打通了经脉,还往他的体内输入了真气,他的身体只会越来越好,不会有问题的。」

     老姊见我这幺孝顺高兴的笑了笑,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商量晚上到哪里采阳补阴,我想了想说:「这几天没有什幺心情,不想做这事,老姊啊,姊夫这个礼拜都不会回来了,我们出去旅游怎幺样啊,这段时间过的实在是太梦幻了,我觉得我需要放鬆一下自己的。」

     听了我的提议,老姊立刻表示同意,我没事的时候在网络上知道了一种旅行的方式叫做「驴行」,很想去参加一次,跟老姊一说,老姊也很敢兴趣,说干就干,我们开车来到了本市的卖户外用品的一条街,从头到尾的逛了一圈,到底要买什幺我们已经在网上查好了。

     选择了一家店,老闆被我和老姊两个大美女一忽悠,骨头轻了好多,居然以很便宜的价格卖给了我们,我和老姊对望了一眼心说:「我们还没用奼女功就这幅德性了啊。」

     回到家里报名参加了网上一个户外俱乐部组织的去徽杭古道的活动,跟老爸一说,老爸坚决反对我们特别是我去参加这个活动,我跟老姊都觉得好笑,在我连续几天对他进行安抚以后终于他也同意了。

     週四的晚上和老姊穿戴好我们买的装备,出发来到了集合地点『火车站』,跟我们一起同行的有十四个人,一一跟他们笑了笑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,没一会火车就来了,跟着大家上了火车,第二天一早下了火车又转汽车,好不容易才到了目的地,徽杭古道的起点。

     一行人成一直长蛇的队形前进着,两边青山环绕,树木郁郁葱葱,这一切的对我们这些长时间在都市生活的人具有一种无形的吸引力,拿起相机对着周围的风景一下下的按着相机的快门,感觉在这样的环境里照人像是一件很浪费的事情。

     期间有很多人跑过来要帮我们背帐篷,很好笑,堂堂的奼女教的传人还背不动一个帐篷吗,笑了笑拒绝了他们的好意,一路上跟老姊有说有笑,山里的空气很新鲜,吸进肺里后还有股青草的味道,这几个月以来积聚在胸中的苦闷一扫而空。

     走着走着在前面山路的拐角处见着一个人影,仔细一看是一个老和尚,虽然年纪已经很大了,可精神却很矍铄,不由的多看了两眼,走到近处,这个老和尚毫无表情的和我们擦肩而过,但是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眼角对着我颤抖了一下。

     我和姊姊都能看出这个老和尚是一个世外高人,互相看了对方一眼,再想一想,感觉在这种山清水秀的地方,看见这种世外高人也不奇怪,快步赶上了领队,问他道:「领队啊,这个老和尚什幺人的?」

     「什幺人,我不知道,但是前面的路边是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庙的,这个老和尚可能是这个庙里的人。」他回答我道。

百站百胜: